缅甸龙腾

当前位置: > 缅甸龙腾 > 正文

第三章 恐惧的森林

发布时间:2017-05-04
 

第三章  恐惧的森林

 第一节  山路中的大洞


    台州市区有几处山:最有名的是枫山,因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在其中也叫烈士山。白云山紧依着台州市政府,成为城市绿心,去年刚建了白云阁,节假日人流如织。东山已成公园多年,老人晨练登山健身、小孩周末乐园玩耍。这几处山已经全面开发。唯独太合山,山形体积非常庞大,却似大隐隐于市般,尽管就在热闹城区的边上,却鲜有人到此游玩,很多想上山的连入山的路都找不到。山顶上的太合山塔虽然也算一处风景,可在此生活了十数年的人都未必有几个登上过山顶,来到过塔下。

    山脚的明珠里水库,封闭式管理,闲人莫入,优美宁静;山上的太合山森林,人迹罕至,阴森恐怖,异常神秘。

 

     

 我到商业街新华书店的时候,朱力和欧阳火已经早到了,两人站在门口正对的图书架边手舞足蹈地交谈,看得出非常投机。这两个行动组的伙计,友情发展得这么快,我不是嫉妒,只是有一点吃醋。

 我上前还没开口插上句话,吴一浩也进来了,穿着一身米黄色的很多口袋的户外运动衣裤,簇新的。

 “怎么样?好看不?上午刚和我妈一起在飞龙体育用品店买的。”吴一浩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说:“可惜我自制不了鞭炮了。爷爷昨晚把我的实验室破坏了,把硝酸盐全倒了,不过没关系,反正王算帅会带鞭炮来的。”对于这一身十几个口袋的豪华装备,没说的,大家只有竖大拇指的份。

 我同组的伙计沈跳背了个双肩包也来了,却是和女同学林丽一起进来的,他们同住在霜雨小学斜对面的岭南小区,只是一个住在小区东门口,另一个住在西门口,每天上学分别向左走向右走,直到今天住东门口的沈跳从小区内穿过西门前往新华书店,才发现与林丽是邻居。两人感叹缘份无常的同时,我又被冷落了。

 没一会儿,该来的人都来了。贾明背着瘪瘪的包来了,王算帅最后一个,也来了。

 不过王算帅是空着手进来的,吴一浩着急地问:“‘帅一休’,鞭炮呢?”
    “没带。我爸发现了,不让带,说是过年才让玩。”王算帅也是非常无奈。

 吴一浩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新买的衣服这么多兜,本准备放很多鞭炮,却眼看没有了用武之地,他懊恼地说:“怎么就被你爸发现了呢?真不小心,唉!”
    “不管了,走!”欧阳火一声令下,准备出发。“咦?林丽呢?”突然发现少了一人。
    “上厕所去了,等一下吧。”
    “肯定是照镜子去了。”大家相视而笑。

 

 太合山脚下有一所学校--三梅中学,上山的入口就隐藏在校门口左侧的小巷中间,不过即使你穿越整个小巷来到尽头,也找不到入口。如果不是欧阳火的指点,没有人能想到小巷中部左侧的一个缺口,才是真正的入山口。缺口里一条非常不起眼的小石子路,就是上山的唯一通道。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和沈跳两个侦察组的成员戴上太阳帽,手拿矿泉水瓶,装成游客的模样率先探路。看我畏首畏尾的猥琐样,欧阳火决定代替我,由他和沈跳前去侦察,我虽然有着胆小的天性,但我不甘心,决定远远跟在他们的后面,给他们精神上的支持。其余5位同学都有点蠢蠢欲动想一起进山,但欧阳让他们先在南门河边柳树下的长椅上休息,等待初步的侦察结果。
    山路盘旋,每走几步都能看到长满杂草的坟墓,石子路在杂草之间隐隐约约地向远处延伸。小心翼翼地走了大约六、七分钟,我看到前面两名侦察队员停下来没有走了。
    我心跳加快,难道有事要发生了?急趋向前,一个大坑赫然印入眼帘,这个四、五米深的大坑将山路完全阻断,左侧的岩壁虽然不是十分陡峭,但上面长着浑身是刺的藤草;右侧就是很陡的斜坡,有些树干折断了,只留地面上十几厘米的枯黄树根刺向天空,这简直就是要人命的陷阱;若要强行从斜坡绕到前面,一旦不小心躺到这上面或坐到这上面,肯定半条命就没了。

“回吧,这个坑是新挖的,目的就是不让人从此上山。此路不通,另想它法。不过我看下山的话还是可以从这里通过的,你们看。”欧阳火拍拍我们的肩膀,往岩壁这边的前方指了指。对我们说。

 我仔细一看,坑左侧岩壁上方有一根粗绳垂下来,打着很多结,还有套手腕的小圈;下端连一根细绳系在坑对面的一棵树桩上,尾部也有脚可以踩的小圈。要是人在坑那头,只要解开细绳,右手碗穿进上面的小圈再两手抓紧粗绳,左脚踩在下面的小圈上,右脚踩着岩壁跳,应该几步就可以过去。这基本上就是个单向通行的机关!再看这坑,确实有很明显人工挖凿的痕迹,一时间小心脏通通地跳起来。

 原来真有人破坏了道路,并做了一个机关,而且那人现在肯定就在山上!

 

 下山回到南门河边,大家商量了一下,觉得可以从明珠里水库这边再探一下,因为吴一浩估计水库那边还有能到山顶的道路,不过肯定不能直接通往道观的。但大家都表示,行动已经展开了,只要有可能,先从水库这一侧到山顶,再从另一侧下行到道观,也是一种办法。

 吴一浩和王算帅听说先前的路上有“机关”,很想去看个究竟。不过欧阳火说等会儿下山时从那里回来,反正也可以让他们了解到“机关”的具体情况,以满足他们的好奇心。于是做罢。

 这次大家决定一起行动,不过水库是封闭式管理的,肯定有人看守,不会轻易让人进入的,但还是先到那边,慢慢再想办法吧。

 

第二节  到达山顶

 

 到了水库这边,大家发现大门紧闭,门口有一个岗亭,远远就看见玻璃窗里面有一个翘着脚仰着头的人在睡觉。轻步走近观察,大家发现岗亭里就这一个守卫,他大约30岁出头,穿着保安的制服,帽子掉在了地上。双脚翘在写字台上,左手扶着椅子的扶手,右手自然下垂,头仰着靠在椅子背上,闭着眼睛打着微酣,椅子前面的两只脚还是高高凌空的!时近下午3点,人可能比较困吧,所以闲来无事就睡着了。那睡姿虽然相当不雅,但也相当佩服,因为这样的打盹动作是需要很高技术含量的。

 赶紧四处查看,眼尖的沈跳很快就发现:大门左侧便于平时进出的小门上挂着的锁竟然是摆摆样子没有锁紧的,那可太好了!八人快速通过,不过因为那锁在外面,我们进去后门栓没办法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进门走不到三十米,就是水库在北面的大坝,非常陡非常高,得有十几层楼那么高吧。有两个窄窄的阶梯,直通坝顶,好在阶梯两边有铁链当扶手,但坝很陡,每个人都觉得这样往上攀登应属于极限运动,可真够呛。

 因为有两个阶梯,于是我们分两队往上攀登。走了几步大家就开始沉默下来,气氛挺凝重的。大概是登坝挺消耗体力的,也不知道背后会不会有醒来的守卫追上来,坝上的情况也是个未知数,大家都没有安全感,所以不想说话也是可以理解的。
 

 “嘘……”坝顶快到了,走在最前面的沈跳示意我们停下脚步,他要一个人先上去观察一下。这时我就想,不应该他一个人去观察,我也是侦察组的队员,可不是来打酱油的,我也要上去侦察。只是觉得大腿抖得有点厉害,心里安慰自己:这次算了,下回可一定要争先了。
 

“坝上没人!管理员在水库边钓鱼,就他一个,没别的人了~~快来吧,大家小心点。”沈跳压着嗓子,向我们汇报侦察的结果。

 

 

 很快,大家来到了坝顶,大坝西侧有个岗哨或叫观察室,沈跳刚才侦察过了,里面应该没人。

 大家蹲着身子从栏杆的缝中往水库里一看:啧啧,真美啊。清而绿的水面波光粼粼的,四周是葱郁的树木,山的倩影模糊地倒映在其中,山上大森林那神秘而令人恐惧的部分,被这一汪碧水展现的柔情所美化,继而淡化,最终消失不见。真不愧是明珠般的水库啊,要是能在这里野餐、露营、烧烤,该是多美的一件事啊。
    置身如画的风景前,大家都心旷神怡,有点迈不动腿了。
    管理员在远处钓鱼,一动不动的小身影,真的很难发现。依稀看得出穿的是保安制服。沈跳侦察的能力确实很厉害啊。

依稀能看到有一条路从岗哨那头通向山上,大家弓身快步走过坝顶,相互看着狼狈的样子,都有点想笑,却又不敢笑出声来。

 

 

 走过岗哨,这边的路似乎真的是往山上去的,路也好走一些,开头有一部分是水泥路,到了后面就没有明显的路了,有很多地方是岔道,有时走了两三分钟才发现是断头路。最终大家明白了,要想往山顶走,必须对准山顶的方向,有路过路,没路开路,不能任由疑似的山路把我们搞得晕头转向。

 听着踩在枯枝落叶上发出的“沙沙”声,激动和兴奋渐渐远离,寂寞和恐惧开始滋生,仿佛有走不完的路。有时想着往上走,结果走的好象都是平地;看着前面的高处,想登临上方好观察地形,走到边上才发现有断裂带,必须要绕行一大段距离才能涉险而过;高低纵横的,一步一换景,转个身,目标就又变了。很多次判定方向,很多次艰难纵跃,很多次手扶粗糙的树皮以防滑步,很多次跌坐地上哀叹山路崎岖。

 草丛里、树枝上藏着的小动物对我们来说也是很大的考验。蛇、虫、蚁、蚊,都能漾起一圈尖叫声。

 

 终于,从枝杈树叶缝隙间偶尔能看到的太合山塔显得越来越大了,上方一条白色的山路,看得出能直通到塔下。

 大家浑身都起劲了,最后藏着的力气都拿出来了,终于上了路走到了太合山塔。顿时坐的、躺的,扶着墙的都有,个个倦态毕露……休息一下,都好好休息一下。

 

 眼前的风景就是太合山塔,远看那么回事,近看也就是那么回事:条石砌就的六面七级一座佛塔,没什么亮点,就不在它上面浪费笔墨了。

 

 欧阳火手搭凉篷,往道观方向眺望。过一会儿又指着红橙橙一点也不刺眼的夕阳,焦急地对我们说:“咱们得快一点动手,要不然太阳下山,天全黑了,那可就真的惨了。”

“怎么个动手法?”大家看着欧阳火,等待他的“指示”。

 

第三节  吴一浩不见了

 

“今天主要的任务只有一个:取回宝盒。只要找到宝盒,今天任务就结束,大家一起撤退。”欧阳火说道:“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我们还要侦察道观里到底有多少人,是些什么人。不过只能在很远的地方观察,不许冒险急进。”

“我带了望远镜”。沈跳指了指自己肩上的背包,没想到他还有这个宝贝,大家都向他投去赞许的目光。

“对了,我带了一瓶加多宝”。贾明这时突然也想起来自己的背包里有一瓶饮料。

 众人投去鄙夷的眼光。

“还当是春游啊。”“贡献出来吧,一人喝一口。”“对。”

 贾明很尴尬地拿出饮料,众人都挺口渴的,把饮料分着喝完,虽然喝完以后在心里还是挺感激贾明的,但嘴上依然不依不饶。“怎么只带一瓶,干嘛不多带几瓶?”“应该再带点面包、巧克力啥的。”

 贾明尴尬地说:“我……还有一块糖。”

“只有一块?qiě~~”

 

 欧阳火说道:“大家听我说,情况可能很简单,也可能很复杂。我先这样安排:我和朱力两个行动组的人下去,如果道观的门关着,我们就爬树掏树洞,一旦找到宝盒,立即撤退。其余六位你们全部在很远处用望远镜观察,不管我们有任何情况,都不要靠近过来,除非看到我的手势。”

“朱力,我们两个先绕到道观的侧墙,确定没有情况再去树洞那边,如果有情况,躲到后面蹲下。只要我们不发出响声,敌人肯定发现不了我们。

 大家开始紧张起来,没有被安排任务的都有点不知所措。

“不要怕,我不在的时候,你们6个就由“帅一休”统一指挥。最坏的打算就是原路返回。只要大家小心点,应该不会有事的。”

 王算帅郑重地点了点头。

“出发!”

 

 顺着还算明显的石子路,下山走了近二十分钟,转了一个弯,道观已经在视野范围之内。找了一个观察的好角度,缅甸龙腾,大家躲在角落里,只有欧阳火拿着望远镜开始观察。

“不好,有一个人站在门外。是那个壮汉。”欧阳火向大家轻声报告,众人心里一紧。

 那可怎么办?我的心慌慌的。不过看其他人表面上都还算镇静,顿时觉得自己挺惭愧的。

“要想个办法把他引开才行。”欧阳火喃喃自语。

“可惜我没带上延时鞭炮。”吴一浩接腔道。大家都没有听过延时鞭炮的说法,乍一听都觉得挺高级的。

“等等,有人出门叫他,看动作好像是叫他一起吃饭喝酒。好了,走了,他进门了。同学们,机会来啦!朱力,我们开始行动吧。”欧阳火把望远镜递给王算帅,和朱力两个人象猫一样,轻声疾步向道观方向走去。

 王算帅开始用望远镜观察,并小声向我们汇报情况。

“快到了,一切正常。”“他们到侧墙了,还是没人,一切正常。”“欧阳火要干什么?哦,肯定去树洞方向。要开始行动了。这么快!”

 我们都很兴奋,但同时非常担心,心里又拜佛又求上帝,千万别出什么意外。

“欧阳火开始爬树了,还是没有人出来,一切正常。加油加油!”王算帅继续向我们报告:“掏树洞了,好像拿到了什么东西,快快。”“他把东西装兜里了,在往下爬,要小心点啊,千万别发出声音来啊。”“好了,下来了。咦?怎么又躲到侧墙那里去了?哦,原来是从那边迂回,好好,都往回走了。”

 我们都非常激动,相互比着“V”型手势。看来事情非常顺利,就等着班长凯旋而归了。

“吴一浩呢?去哪里了?”王算帅放下望远望,回头看我们,发现少了一个。

“我没留意,刚才他站最后面的。”沈跳说。

“会不会去旁边撒尿去了?”贾明说:“要不我们去找找?”

“等一下再找。”林丽说:“欧阳火马上就到了。”

 没一会儿,欧阳火和朱力回来了,张着嘴喘着气出现在我们眼前。

 

 欧阳火从兜里掏出“胜利果实”,这是一个普通的黑色塑料袋,看样子里面应该装着一个圆形的东西。

 大家聚拢过来,欧阳火扫视了我们一圈,见大家都把眼光集中在袋子上面,于是很骄傲地把袋子轻轻放在旁边的泥地上,很仔细地慢慢打开,然后,他的笑容和动作同时僵硬了。

 从袋子里拿出一个纸团,纸团包着的竟是一块鹅卵石,再看纸团,上面用记号笔写着一行蓝色的字:
 
  “敢动我们的东西,找死!!!”

     最后三个感叹号力透纸背,看得我们胆战心惊,后脊背一阵阵地发凉。

 

“欧阳,我们继续侦察吗?还是?”王算帅问欧阳火。很明显是那种心虚的声音,有点颤抖。我猜几乎所有人看了纸团以后,心里都打着退堂鼓,我的心里也充满了考试偷看被老师发现的那种慌张和恐惧。

 进山寻宝本来就是一件充满危险的事,如今敌人的警告又白纸黑字出现在眼前,再有胆量的人只要还有理智,都不希望这样的危险发生在自己身上。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撤吧。大家往右后方走,从那边跳下几级梯田再往前绕回到下山的路上。”欧阳火说道:“下山后我们一起到公安局报警,缅甸龙腾,就在隔一条街的青年路上,很近的。不对,怎么少一个人,吴一浩呢?”

 众人四下观察,还是不见吴一浩,又不好出声呼喊,大家面面相觑。

 

 没有风,却掉下好几片树叶,缅甸龙腾,抬头一看,原来吴一浩藏在后面的一棵大树顶上,抱着大枝丫,下不来了。这家伙,不知怎么想的,一个人上树去查看情况。可既然没有金刚钻的本领,硬揽什么瓷器活呀?上去时也不打个招呼,下不来了也不敢叫出声,要是我们都走了,可怎么办呢。

 不过后来发现吴一浩不是下树的技术不行,而是怕把新衣服磨破了弄坏了,这可让大家恨得牙痒痒的,上树时你这么勇敢,下树怎么就怕了呢?眼看太阳快要落下地平线,大家做出拔脚欲走的样子,吴一浩也终于咬了咬牙下了树。

 检查了自己的新衣裤,只有裤裆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不过林丽说她有办法给缝补回去,搞得吴一浩又是脸红,又是感激。

 吴一浩此次上树,也发现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从他那个角度,看到道观里有一个很高的梯子,可能是把三把长竹梯,甚至是四把梯子绑在一起才有的高度,超过道观中间最高的屋顶还有不少,所以这是一件十分奇怪的事。

    

第四节  香香的蛋饼

 

 下山的难度在于跳下十多级梯田,其中第一级梯田就是一个大挑战。

 第一个跳的吴一浩可能有点破罐子破摔的心理,一跃而下,然后屁股直接坐在泥地上,站起来连粘着的泥土都不拍了,那可是今天上午才买的新衣裤啊,噢对了,只是裤裆不太雅观了。第二个跳的是林丽,可能是想好好表现一下,消除别人对她的质疑。只是女孩子不好意思让别人拉着手,于是直接就跳下去了,结果跌了个“狗吃屎”,这可能是她人生第一次不那么美丽的经历,不过也展现了英姿飒爽的一面。而我和沈跳、王算帅、贾明,在他们俩的激励下,同时也在欧阳火和朱力的帮助之下顺利跳下梯田,最后欧阳火和朱力也是轻松地一跃而下,想想欧阳火的膝盖曾伤得这么厉害,现在怎么就恢复好了呢?

 第二级第三级第四级,大家逐渐熟练,配合越发默契,林丽也不在乎欧阳火和朱力的帮助了,让他们拉着手,作好准备再往下跳,这样不至于再来个“狗吃屎”,否则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跳跳走走,走走跳跳,终于转到正规的下山路上,行进就快多了,一会儿就到单向通行的“机关”了。吴一浩一眼就发现这个“机关”非常容易改进成双向通行的,只要在绳子末端的另一个方向再加一根小绳就行了。

 经过前面这些艰难考验的洗礼,站上绳子荡过“机关”,已经不是一件非常刺激的事了。于是大家迅速通过,王算帅和吴一浩在附近找了几根小树藤,以很快的速度把“机关”改成了双向通行。

 终于,在天完全黑以前,我们全体都下了山。

 

“我饿。”“我也有点。”“大家都饿吧。”不用回答,无人有异议。

“怎么办呢?”贾明傻傻地问。

“先去吃饭吧,吃饱了再一起去报警。”我说道。“吃饭我请客,今天我带了一百块钱。”刚才有点狼狈,这会儿我想该扬眉吐气了。

“徐宇成,为什么你请客?你是富二代吗?”沈跳说道。

“他爸爸好象开的是宝马汽车吧。”王算帅对车牌也是很有研究,不过这次他记错了。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沈跳就接下去说了:“啥宝马,是奔马吧,要么是奔宝。奔宝电动车。”众人皆哈哈大笑,我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紫的,这帮损人的家伙,怎么就都成了我的同学了呢?

 沈跳继续说:“上次看到你爸爸来接你,明明开着电动车,还宝马呢。”

“那是我姑丈……你们,你们不吃拉倒。”我不想多解释。其实见过我姑丈的肯定会留意到他的发型,是那种向后倒的。中国达人秀节目上有一位警察叔叔调侃周立波的名言:“混得好,头发向后倒。”从这一点可以看出我的姑丈混得肯定也不差,人家开着电动车,因为住得近,方便呗。

 

 众人决定不吃饭了,先去报警,报完警回家吃饭,不然家里人怕是要急死了。但走到距离公安局旁边时发现,东边二十米远有一家老吊桥头蛋饼店,飘散着香味,馋得大家直流口水。老板娘也非常好客,看到我们一步三回头和那直勾勾的眼神,远远就叫起来:“小朋友们,吃蛋饼吗?”

 实在忍不住诱惑,大家去点了8个蛋饼,老板娘一顿好忙,一会儿又香又酥、又油又脆的蛋饼端上来了。

 要说这蛋饼,可是台州小吃中的一绝。和好的面粉包住新鲜肉沫和葱花,洒一点猪油在里面,用擀面杖往四边压扁,在圆形平板铁锅上煎之,半熟后从中部取个小孔,将打散的鸡蛋倒入内部,旋转、翻个面再旋转再翻个面,烹熟后装入大盘。

新煎好的蛋饼是热气腾腾的,用筷子那么一夹,张开血盆大口凑上去轻轻一咬、慢慢一嚼、细细一品,就觉得满嘴留香,真是好口福啊。若觉太烫就把饼撕开吹上几口气降温,看着薄薄的一层肉沫和一层蛋紧紧相依,再上面夹杂着些许小葱,要好看有好看,要营养有营养。不管谁只要吃过一次,回味起来肯定也是食指大动的。

 我也尝过名气很大的天津煎饼果子,说实话和我们的台州蛋饼相比,味道还是差得远呢,没有十万八千里也有五万四千公里。观众朋友,这不是广告,爱吃吃,不爱吃最好,省得又来一个抢位子的。

 咳咳,突然想起来我要写的是一部冒险侦探小说,怎么写着写着变成了美食体验的文章?稍等,我擦擦口水,下面要言归正传了。

 

 公安局大门左侧就是接处警中心,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接在这里报警的。一位高高瘦瘦的警察接待了我们。我注意到他的警号是:003721,真好记。我准备叫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叔叔”。不过他介绍自己叫“杨准,杨警官”,还问我们有什么事。

 欧阳火拿出宝盒的复印件,说了情况经过,再拿出那张恐吓纸条,这位不管三七二十一叔叔挺重视的,听说我们的要求是马上派人搜山,又有点迟疑,说要先得上级批准,而且现在天黑了不方便行动,所以最快也要等到明天天亮以后。
    报完警,没啥事了,同学们也都各自回家了。
    我和欧阳火临时决定明天一起来参与警察的搜山行动,也不叫别的同学了,因为我们俩是住同一小区的,比较方便。杨警官满口答应了我们的要求,只是要我们先回家,等第二天早上给我们的电话通知,说是8点半以后才行动,让我们一定要接到电话以后再来。

 结果我们两个积极分子在第二天早上7点半就到了,欧阳还带了黑盒子--弹夹准备交给杨警官,没想到等了半小时,才从另一个身板挺直的年轻警察郑直郑警官那里听说,搜山是刑侦队警察才干的事,而且他们有一拨人早上六点钟就在门口这里集合出发搜山去了。这个不管三七二十一叔叔,真不是一个好警察,我再也不相信他了,竟敢欺骗我们小学生,哼。

 

(点击这里继续看第四章)